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環球資訊 > 旅游 >

最閑春節消費行業隱痛:旅游業停滯一天平均損失178億

2020-02-03 14:48 來源: 第一財經 
摘要: 最空閑春節后 損失百億元的消費行業 如何覓轉機 樂琰 欒立 陸瑤 [ 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會長魏小安指出,2019年,中國旅游業總收入6.5萬億元,平均一天178億元,停滯一天,就是

  最空閑春節后 損失百億元的消費行業 如何覓轉機

  樂琰 欒立 陸瑤

  [ 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會長魏小安指出,2019年,中國旅游業總收入6.5萬億元,平均一天178億元,停滯一天,就是這樣的損失。 ]

  這是最忙碌的春節假期,也是最空閑的春節假期,疫情發生以來,一線醫護人員和相關業者異常忙碌,整個春節處于高強度工作狀態。然而,與此同時,有一大批的消費類產業從業者則處于異常空閑的狀態。

  第一財經記者日前多方采訪了解到,減少出行后,酒店業者、導游、餐飲、酒業、電影娛樂等產業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這些產業的從業者突然陷入無工可開的情況,甚至有賦閑在家的導游稱:“目前開啟了零收入的‘吃土模式’。”

  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會長魏小安指出,2019年,中國旅游業總收入6.5萬億元,平均一天178億元,停滯一天,就是這樣的損失。新時代傳媒曾中性預估,2020年春節檔票房可達70億元,“消失的春節檔”導致院線的票房分賬損失超過20億元。

  各個消費類產業業者呼吁,出臺相關減免稅費政策,同時企業本身進行適當轉型,來共渡難關。

  旅游業忙碌背后的隱痛

  由于疫情發生,旅行社團隊游暫停,攜程、途牛、同程、驢媽媽、中青旅(10.260, -1.14, -10.00%)、錦江、春秋等旅游企業整個春節假期全員處理海量退單,一個平臺整個春節假期退單數百萬單,一天接10萬通電話可謂是前所未有。

  這樣忙碌的退改高峰背后,旅游產業鏈上大量的導游、地接、旅行社、酒店從業者、景區、民宿經營者受到影響,隨之而來的是“空到沒活兒干”。

  導游王偉平(化名)從春節假期以來一直宅在家,原本每年此時都是忙碌的旺季,而疫情發生,旅游退團來襲,王偉平無活兒可接。

  “大部分導游是沒有底薪的,我們都靠帶團來收傭金,根據不同的線路,月收入從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春節本是旺季,收入是翻倍的,但這個特殊的春節內,我們可謂是顆粒無收。目前最關鍵的并非光是春節這幾天,鑒于安全考慮,如今的退團和自由行的取消已經涉及3~4月,尤其是美國等出臺了對中國游客相關限制入境的政策后,3~4月的大量出境游訂單也在批量退改,如此一來,領隊導游和旅游目的地的地接等于無活兒可接,集體處于失業狀態,零收入。”王偉平無奈地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對于大量退單的旅游平臺而言,墊付資金是一筆巨大的成本。業者反映,有些出境游的海外酒店和合作方無法全退,為保障游客利益,平臺只能自己墊付資金來承擔損失,盡量給游客全退款。目前這類墊付資金還在每天提升中。

  面臨同樣窘境的還有民宿。杭州一家民宿經營者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原本2019年下半年,市場競爭激烈,其所經營的民宿生意已經有所下滑,現在看來,2020年一季度旺季已經不可能了,但是房租和相關費用還要繳納,粗略估算,會有數十萬元的損失。

  從春節假期開始、故宮、各地博物館、上海迪士尼等各大景區相繼關閉。部分景區反映,暫停景區開放后,員工的薪水和景區維護依舊要支出,大部分景區的收入很單一化依靠門票,暫停營業后,成本壓力巨大。

  “冰火兩重天”的是酒店業。武漢地區數百家酒店最近忙于接待醫護人員,第一財經記者看到在酒店與醫護人員的工作群內,很多武漢當地酒店人員幾乎24小時在溝通和工作。然而,全國其他地區的酒店則異常冷清。

  “疫情發生以來,我們集團的100多家酒店目前已經停業了,還有70多家依然在營業的酒店,但入住率非常低,比多年前SARS時的入住率還要低很多,壓力非常大。”一家大型連鎖酒店創始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根據不少酒店的不完全統計,春節以來各大酒店入住率下滑80%以上是至少的,很多酒店的入住率不足4%,遠低于SARS時的30%~40%。華美顧問機構首席知識官趙煥焱給第一財經記者算了一筆賬:按400個房間算,一家酒店的開業一天成本15萬元,如果不開業也要12萬元,有些規模大的酒店一天的總成本可達50萬~70萬元。如此低的入住率,根本難以支撐。

  人員安置也是一大難點。“目前有約1萬名員工都在杭州當地,而現在我們的酒店已經暫時停業了100多家,大量員工也無法上班,都住在員工宿舍,大家也不方便外出。我們也承諾給所有員工正常發放基本工資且延長休息時間至2月20日。目前員工的管理壓力和企業成本壓力都很大。”上述大型連鎖酒店創始人說。

  對于目前的狀況,攜程、同程、途牛等表示,旅行社停工停產,員工工資及社保要解決,希望政府有救災資金或減稅措施,在人事、財務、保險方面出臺相關政策,幫助旅游企業渡過難關。建議盡可能地減免或緩收企業稅費,同時實行稅收優惠政策。為了維持企業的正常運轉和員工隊伍安定,支持推動有條件的省市補貼受損嚴重的旅行社行業,給予疫情時期特別臨時補貼。建議政府、旅游主管部門以及行業協會,能夠協調航司、酒店、車隊、景區等上下游企業,做出特殊情況對待,共同服務好游客的同時承擔社會責任,盡可能減少旅行社損失。

  首旅如家酒店集團總經理兼如家酒店集團董事長、CEO孫堅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這個階段降本降費降稅對酒店企業而言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建議可出臺階段性的政策,包括房租補貼、五金減免或緩交、稅收優惠、企業免息貸款等。

  目前,首旅如家、華住、錦江等已對加盟酒店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加盟費減免。而攜程、同程等啟動數億元來應急墊付資金問題。

  魏小安建議,可設立中國旅游發展基金。這就是財政手段特殊運用,幫助旅游企業,渡過難關,增強后勁。按商業化運營方式,整合各個方面的資源,雪中送炭,可以在特殊時期特殊推動。

  酒水企業呼吁留出庫存消化空間

  這個春節,因餐飲市場受到較大影響,也轉而影響到了酒水消費。實際消費總量有所下滑,終端庫存并未能如期消化,短期內酒企的增長承壓,長期趨勢仍待觀察。

  春節一向是酒水消費的重頭,第一財經記者調查發現,疫情正間接影響著酒水消費。山東淄博酒水經銷商李營已經度過了一個安靜的春節,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就算開門也不會有生意,雖然淄博市確診病例較少,但餐飲、活動場所都已經停業,生活區、各村都嚴禁串門,這導致聚飲和禮品市場都受到比較大的影響。相比于大多數同行,李營認為自己還是比較幸運的,因為大部分庫存在年前都已經出貨,但他現在卻面臨一個新的煩惱,由于大部分的進貨尚未回款,如果終端無力消化年前的進貨,那么可能帶來回款和退貨問題,這會影響到資金周轉和今年的生意。

  偉達奢侈名酒總經理薛德志則在春節后補貨了40萬瓶酒,而這批酒估計要存放到今年三季度才能賣完,因為旗下經銷商80%的庫存都還在倉庫里。但他表示,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把庫存調整過來,清理低端流通產品,保證利潤先活下去。

  大酒商的日子也并不好過,1919向第一財經回應表示,公司可以采取線上辦公,但線下門店還沒有完全恢復,因為各地疫情不同,現在公司采用無接觸配送的方式。整體來看,因為有線上訂單,整體業務影響并不是很大,但即飲業務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

  記者發現,由于疫情的主要影響在1月20日之后,所以當時大部分經銷商的庫存都已經出貨,但讓經銷商們感到焦慮的是消費端的需求不足,而擔憂對今年的生意帶來影響。

  隨著疫情的發展,新年白酒股的走勢也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酒類消費短期下降,酒企全年業績承壓,也成為行業共識。

  盛初集團董事長王朝成則表示,疫情和假期延長造成的經濟損失很難估量,疫情對酒業是階段性影響,對全年全行業量的影響在10%左右。一季度無論是禮品消費還是聚飲消費都是全年高峰期,消費占全年的消費比重最高會達到35%,據估算一月和春節酒飲消費大概占全年酒飲消費量的20%,而疫情對渠道的影響可能會在二季度體現出來。

  酒業分析師蔡學飛指出,考慮到疫情沖擊,中國酒類消費可能存在著庫存過大、動銷放緩,進而影響渠道商打款與企業調整生產計劃等情況。

  在這一輪疫情沖擊下,受影響最大的還是渠道商和終端商,資金偏緊的經銷商可能面臨斷裂的風險,業內也呼吁酒企應采取措施保護渠道。

  在王朝成看來,在這一輪疫情影響中,由于聚飲轉向家庭消費,而且考慮到自我防護意識隨文化程度的增高而增強,因此市場上高端酒和名酒受到的影響會更大一些。但相對而言,中小企業抗風險能力弱,因此受影響會更大,經營可能會雪上加霜。因此他建議各酒企都應適度調整銷售指標,降低渠道的回款進度,來給市場消化庫存提供時間。

  蔡學飛認為,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消費會出現反彈,但在短期內,去庫存和恢復生產的問題仍然不能忽視。

  院線承壓,電影轉線上渠道

  春節除了旅游、餐飲之外,原本較旺的消費就是電影,但在疫情影響下,曾被稱為“史上最強春節檔”的2020年春節檔電影悉數撤檔,各地影院陸續暫停營業。2020年1月的總票房定格在22.42億元,疫情持續下的2月也難以產生票房貢獻,而2019年前兩個月的票房共計145.41億元。據推算,將票房損失、人工成本、管理成本等加總來看,疫情對院線行業的整體影響超過百億元。

  自1月23日起,全國多家影城陸續宣布停業,影院和第三方投票平臺也紛紛發布退票安排。新時代傳媒曾中性預估,2020年春節檔票房可達70億元,“消失的春節檔”導致院線的票房分賬損失超過20億元。據業內人士透露,原定于2月份上映的電影也難逃撤檔的命運。

  在此背景下,片方的目光也隨著大眾的電影消費需求一起轉向線上。繼《囧媽》于1月25日(大年初一)登陸西瓜視頻、抖音、今日頭條等視頻平臺后,甄子丹主演的動作喜劇電影《肥龍過江》也于2月1日在騰訊視頻和愛奇藝上線,該片原定于情人節當天在院線公映。

  《囧媽》在視頻平臺上線2天后,即獲得超過6億次播放量和1.8億總觀看人數,歡喜傳媒與字節跳動的合作也保證了影片的收益。但此舉卻更加深化了院線的擔憂。對此,上海唐德影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趙軍更是發表倡議,希望管理部門要求已與院線簽訂發行放映合同的影片發行方遵守市場規則。

  上海交通大學電影電視系副教授邵奇表示,疫情過后會迎來觀影潮,人們需要通過觀影來調節壓抑需求的心情,因此對影片的需求量在短期內會有較大的增長,影片應通過尋找合適的檔期找到各自的機會。

  除了電影無法上映的損失,院線影城還面對著場地租金的費用消耗,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卻在持續支出。對此,趙軍希望行業協會向全國影城的場地出租商家呼吁減租減費,圍繞減租等成本開支與地產商、開發商進行多種變通的談判。也呼吁各級電影局對院線影城今年的專資收繳進行減免,希望各地對于繼續投資影城加大扶持力度,重新鼓勵以每平方米補貼的方式對新增影城進行扶持。

  除了院線,存在場地成本難題的還有影視劇、綜藝等制作公司。一家影視公司內容制片小章告訴記者,“因為不得不延期復工,公司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辦公樓的利用率很低,所以現在很多業內人士也在呼吁,希望創業園區、公共樓等場地方能幫忙減免一些租賃的費用。”

  小章表示,影視劇中斷拍攝,意味著這一整年的總產量會降低,成本也會延遲收回,劇組的所有工作人員又得重新調整,對于企業來說,今年整體資金運轉困難加劇。

  “對因疫情而積壓的影視劇,我們需要提供一個寬松的環境,不僅是松綁對題材內容的限制,還要支持播放渠道的拓展,尤其是放寬衛視平臺的播放條件。政府可以搭建投融資平臺,以創意、版權、信用為核心價值,構建融資體系,解決影視企業面臨的融資難和現金流問題。”邵奇如是說。

【環球財經網-www.nrxhul.tw
最新文章
資訊圖片
返回頂部
广东快乐十分官网